杜治洲表示,如果说刑法修正案(九)新增了终身监禁,从制度上堵住了贪官被判死缓之后以各种方式逃避惩罚的漏洞,那么对白培恩等人的判决则从事实上开启了这一过程。它预示着未来贪腐重罪将更多地受到自由刑的严厉惩处。在当前高压反腐态势和反腐法治化的双重背景下,“牢底坐穿”可能会成为巨贪的标配。【详细】